首页>beplay娱乐城 > beplay体育官网下载 > 【魔兽世界】一个老玩家才知道的“爱情故事”

【魔兽世界】一个老玩家才知道的“爱情故事”

【本文关键词】beplay娱乐城,斯塔文 密斯特曼托

  斯塔文·密斯特曼托,出现于《魔兽世界》,虚拟人物。曾经只是千百人类中平凡无奇的一员。在月溪镇陷入迪菲亚兄弟会迪菲亚兄弟会的控制前,人近中年的斯塔文就在当地的学校里当老师,俨然一副乡下教书先生的良民模样。直到几年前的某一天,不知是不甘寂寞,还是受迪菲亚之乱影响被迫下岗,斯塔文决定背井离乡,到外面的世界去追求新生活。

  6、斯塔文索爱无果,开始陷入疯狂,在自己的幻想和偏执中越走越远,最终杀了弗林特全家,包括他所深爱的蒂罗亚。

  夜色镇的一个小屋中,伊瓦夫人告诉你,她在占卜时发现了一些不安的因素,来源便是一个名字:斯塔文。接到任务后,去城镇大厅里找书记员达尔塔,他会让你去月溪镇(西部荒野)找关于斯塔文的资料。在月溪镇学校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一个箱子,里面有一封覆满灰尘的信,信中记述了斯塔文当年在月溪镇教书的历史和他的不幸下岗。下岗后斯塔文决定背井离乡,去外面的世界闯荡。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被密斯特曼托家族雇佣为家教……这里要注意开箱子后出现的女妖。把这封信交给月溪镇大厅的达尔塔,他会想起另外一个讯息:在狮王之傲旅店也有关于斯塔文的信息。

  接下来去闪金镇的旅店,和那里的老板对话,老板告诉你在很久以前的一个雨夜里,一位信使来这里避雨。午夜时分,信使突然尖叫着从楼上跑下来,穿着睡衣冲出旅店,消失在了大雨中。不过由于太匆忙忘记了他的信。这封信就在二楼的某个房间。去取来吧!

  取到信后在暴风城花园区外的河边找到管理员弗索姆,他自称是贵族管家的儿子,并告诉你在他身边的垃圾里找资料。打开他身边密封的箱子,可以找到一些无用的遗物,以及一张撕破的日记(这里也有一个女妖)。日记中记述了斯塔文在贵族当家教时无可救药地爱上贵族少女蒂罗亚的事。她的一举一动都深深地打动了出生于乡下的斯塔文。就这样他越陷越深,以至于几乎忘记了一个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的重要事实:作为贵族家的长女,蒂罗亚早就跟某个贵族公子订下婚约。

  根据日记的指引,来到艾尔文森林的东谷伐木厂与治安官哈迦德对话。依照他的指引,在二楼的一个箱子中会发现另一张书页。这里记载着当年的故事:斯塔文天真地想“这样的婚约必定是父母的安排,并不是她的本意”。而他幸福的幻想却被蒂罗亚那年轻英俊、出身高贵的婚约者的出现打得粉碎。愤怒、悲伤、嫉妒、自卑……那一瞬间斯塔文脑袋里恐怕刮起了一场人类负面感情的风暴。而将这一切推上极端的,恰恰是依偎在未婚夫怀中的蒂罗亚的一句介绍的话:“这是斯塔文叔叔,一位很好的老人……”他在日记中咆哮着:“叔叔?老人!我只不过比他们年长几岁而已!”他觉得自己被玩弄,被欺骗,而他满腔的爱意一瞬间转为仇恨和屈辱,以及歇斯底里的疯狂。几天后,雇佣他的贵族们死在了他的刀下,当然,也包括斯塔文深深爱着的蒂罗亚。斯塔文是一位来自乡下的教书先生,他不是高贵勇敢的圣骑士拉迪摩尔,他没有自首或自杀的勇气,只能像懦夫那样逃跑……把书页给哈迦德,他告诉你夜色镇血鸦旅店的老板对情况很了解。于是你又被指引回到了夜色镇。

  旅店老板密茨说他多年来一直在探寻斯塔文的下落,而且在那些贵族被杀后,他曾经亲自去调查,发现了一些沾满污泥的纸。当然,他并没有想到这和斯塔文有关。而你的线索证明了斯塔文的罪行。密茨让你去把那些纸交给夜色镇指挥官阿尔泰娅·埃伯洛克。很巧,埃伯洛克曾经注意过斯塔文,又告诉你夜色镇的书记员达尔塔很擅长认笔迹。而你要做的就是马上把这张纸交给他。把纸交给达尔塔,他马上认出了这便是斯塔文的笔迹。立刻回去报告埃伯洛克!

  埃伯洛克给你讲述了斯塔文的罪行:“他是个恶贯满盈的罪犯,很多无辜的人都死在他手中。毫无疑问,他犯下了无数宗罪案,给夜色镇带来了又一个威胁。天知道这个恶棍又在策划什么邪恶的行动。”接到任务后,去夜色镇北面,右边的不远处有一条小路,这就是斯塔文的家了。注意附近有些30级左右的怪,打的时候最好带上同伴。不久斯塔文就会冲出来。和同伴们杀死这个可怜的人吧。在斯塔文尸体上捡到“密斯特曼托家族戒指”。把戒指交给最初的NPC伊瓦夫人,任务结束。

  一个词可以形容一个人的风格,一句话可以为一个人盖棺定论。斯塔文最初是个小人物,斯塔文曾经是个教师,也许斯塔文还是那个典型的贵族小姐追求精神欲享受的玩物,但斯塔文最终是个有萝莉控情结的疯子。

  暴雪用Tilloa和Lolita的英文小把戏,把洛丽塔换成了蒂罗亚,把斯塔文指向了汉勃特,把这样一个血淋淋的悲剧转到了暧昧的小胳膊小腿上。斯塔文,汉勃特,他们的确有不少相同之处。

  汉勃特在窗口看到了穿着玻璃丝袜的洛丽塔,斯塔文在窗口看到了浇花的蒂罗亚,同样的一见,同样的钟情,同样的偏执,同样的爱情,这应该是爱情。

  汉勃特不惜厌恶地娶下海兹夫人,从而成功了青春萌动的洛丽塔,斯塔文什么也没有。汉勃特可以玩弄语言把自己和洛丽塔逃避到自己想像中的极乐世界,斯塔文什么也没有。斯塔文的懦弱注定了他无法得到自己欲望中所想要的东西,他不懂强占,他也不敢前进,他只希望沉浸在自己简单幻想之中,他只希望没有人来破坏他的幻想,但这不可能。

  汉勃特的思想是疯狂的,他选择了得手后疯狂地逃避。斯塔文的思想也是疯狂的,他选择了无法得手后地疯狂毁灭。性反常心理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走得太快,而灵魂走得太慢。汉勃特是纳博科夫笔下的文字迷宫内那么一只迷路苍蝇,斯塔文是暴雪彩蛋兴趣下的一个悲剧。悲剧就是要毁灭最美好的事物给人们看。斯塔文可以选择悄悄地离去,也可以选择和从前一样继续把感情埋藏在心底,但他眼中只看到了背叛和欺骗,心中充斥着的只有愤怒和复仇。粉捏般的肩头、凝脂似的胳膊、莲藕样的小腿、玻璃丝袜、嗒嗒做响的白鞋、被两只小手提住飞旋的荷叶裙边,一切在瞬间变成刺眼的鲜红,难道这是斯塔文幻想的本色?斯塔文那卑微而脆弱到不堪一击的人性毁灭了那些生命,毁灭了自己的爱人,毁灭了自己的爱情,毁灭了斯塔文自己,却又是谁毁灭了他的人性?

  卑微的出身,对异性的迷茫和无措,这样看来与其说汉勃特,倒不如说斯塔文是更像冉·阿让。可惜雨果的冉·阿让被歌颂为劳动人民的崇高而悲怆的象征,而暴雪的斯塔文只是社会动荡和人性弱点的悲剧牺牲产品,只能在被提起时才让玩家想起。的确,斯塔文是那样的让人悲伤,但没有他我们也照样悲伤。

  暴雪没有告诉我们关于斯塔文过去的更多信息,不过我们可以想像:他迂腐,他可能曾经追求过名利但失败了,这点有些类似于封建中国的科举文人;他无妻,可能寻觅过爱情但因为卑微而被嘲笑,之后便再也没有敢踏入这个禁地。

  同样是单纯到极点的情感生活,冉·阿让年少时只有姐姐相依为命,到后来收留下柯赛特。他的生命中几乎不存在其他女性,柯赛特在他心中就是一切女性形象的化身,母亲、妻子、情人、女儿等等。冉·阿让为其付出全部的感情,他渴望这个小女孩也能同样对待他。然而年龄的巨大差距和对世界对社会的不同认识无情击碎了他的幻想,当柯赛特相中自己的意中人时,冉·阿让的不屑、悲愤、不解,更与斯塔文听到他那高贵温柔的蒂罗亚的樱桃小口里吐出“老人”二字时的纠结心态有几分相似。

  然而,冉·阿让是一个好人,而且是一个有能力的好人。他在内心极度悲痛且自由受到空前威胁的情况下选择了救下马吕斯,并送他回到能够保护他的地方。斯塔文在无法面对幻想破灭的绝望中则扬起了屠戮的血刃。雇主、男孩以及他爱的蒂罗亚,被他一一斩落。那一刻是凝望着刀上血迹的茫然?或是快意情仇后的仰天长笑?或是手捧爱人渐冷躯壳的嚎啕大哭?我很想知道那究竟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肝肠寸断呢?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如果仅仅是爱被拒绝,又何至于杀之而后快。真爱不应该会这样,玛特儿可以原谅于连,于连可以原谅瑞那夫人,但悲剧不能避免。也许斯塔文内心深处只是想要暴风城的贵族们对他这样卑微的人给予一点点尊重,也许是这样。